标签:杀毒

【日常评·权威】工信部发信息通信未来规划 未来的身边又有什么变化?

近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制定印发了《信息通信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工信部规〔2016〕424号,简称《规划》)。

《规划》以深入推进信息通信业与经济社会各行业各领域的融合发展为主线,提出完善基础设施、创新服务应用、加强行业管理、强化安全保障4个发展重点和21项重点任务,明确了加快推进法治建设、营造多方参与环境、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加强专业人才培养、做好规划落地实施等5个方面的保障措施,是指导信息通信业未来五年发展的重要依据。同时,《规划》还一并印发了《物联网分册》,以促进物联网规模化应用为主线,提出了未来五年我国物联网发展的方向、重点和路径。

规划中涉及到了不少关于我们身边信息化建设的利好消息。让我们来了解一下。

360免费杀毒软件遭围攻 创始人增强保安防恐吓

【张宁网·90iter联合报道】打开电脑,人们悄然发现电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由花钱购买杀毒软件到现在开始使用免费的杀毒软件。在市民享受杀毒免费的时候360的创始人周鸿祎却因为免费这一商业模式动了行业内很多人的蛋糕,遭遇恐吓,不得增加安保措施但是他表示会将杀毒软件的免费模式进行到底。

免费让360占领2亿台电脑

去年10月20日,360正式发布了免费杀毒软件,从此360杀毒主导了一场杀毒软件“免费”和“收费”两大阵营的激烈碰撞。周鸿祎日前正式宣布,360已经安装在2亿台电脑上,而市场占有率更是超过了51%。而过硬的杀毒技术正是360的制胜法宝,360杀毒采用国际领先的BitDefender杀毒引擎和360木马云查杀引擎,创下了一次性通过权威VB100评测的纪录,成绩优于绝大多数收费杀软。“360不仅要推动免费杀毒的普及,还要在产品上全面超越收费杀软。”

业内人士认为,杀毒软件几乎是互联网基础服务产品中的最后一个收费堡垒。而在360杀毒的冲击下,很多杀毒软件厂商的利益链条将受到猛烈攻击,而360杀毒的使命就是彻底扭转“花钱才能买到安全”的历史。而正是这个免费的商业模式动了很多人的蛋糕,让周鸿祎也成为口水战主角。

杀毒软件厂商仇恨360

周鸿祎介绍,现在很多杀毒公司做着假免费,一个典型方法是把简单功能进行免费,当你装了这个免费工具后,它经常告诉你升级收费版。这些我认为都是假免费,而360全线产品统统免费,从那些卖杀毒软件的厂商的角度来看,他们和360确实是“不共戴天”——人家卖杀毒软件卖了十几年,而且这个生意非常暴利:第一,杀毒引擎不需要每年改,基本就是整理些病毒库,每年换个界面、换个版本号,一年出一个大版本。今年是2010版、明年是2011版;第二,杀毒软件不能用盗版,否则经常被封,升级不了病毒库,而以前正版杀毒软件一直卖得很贵,在国内最高的每年都要卖两三百元一套,这一年挣的都是几个亿的收入。

新型病毒可躲过杀毒软件 已感染7万PC

2月19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互联网安全公司NetWitness日前提醒用户,一种新型计算机病毒日前已感染全球7.5万台计算机。

该病毒名为“Kneberbotnet”,感染计算机后,会收集在线金融系统,社交网站和电子邮件用户的登录信息,然后将这些信息发送给黑客。

NetWitness称,到目前为止,已经有来全全球2500家机构的7.5万台计算机被感染。

NetWitnessCEO艾米特·约伦(AmitYoran)在一份声明中称:“常规的反恶意软件和基于签名的入侵探测系统均无法有效检测Kneber病毒。”

ZNing短评:俗话说的好:病毒都是人造的,最后都是人杀毒杀死了。哎……病毒和杀毒软件,就是两个暴利的行业。

杀毒软件再次“互杀”

贿赂、陷害、捏造、抹黑,这样的词汇近日出现在一家安全软件公司网站制作的专题横幅上。这家名为360奇虎的公司称,遭到了竞争对手瑞星公司的陷害,已对其提起诉讼。对于360的说法,瑞星坚称对方的产品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且至今仍未收到任何法院通知。
这不是安全软件市场的第一次“口水战”,长期关注该行业的专家称,在这个市场“现在不仅比价格,还要比技术,比口水、比商业模式。”
故事 两个漏洞引发的争执
1月23日,波兰安全组织NT Internals曝光瑞星杀毒软件存在两个漏洞。五天后,瑞星公司发声明,称“波兰组织分别于2008年10月、2009年4月向瑞星研发部门通报两个漏洞,双方就相关问题进行了技术沟通。双方认为这两个漏洞只能在驱动文件单独存在的时候发生作用。”
1月29日,向来喜欢同瑞星“凑热闹”的360称,瑞星的两个漏洞依然存在,可以被用来突破、关闭所有安防系统。目前国外安全论坛上已出现针对瑞星漏洞的攻击代码,针对瑞星用户的大规模攻击随时可能爆发。

360杀毒获《电脑爱好者》年度最佳新锐

【张宁网报道】2月1日,国内知名IT杂志《电脑爱好者》经过严格评测,评选出了2009年度各项大奖,其中,360杀毒被授予“最佳新锐奖”。

“作为今年最有影响力的免费杀毒软件,因为无需注册码,完全免费,查杀能力优秀,受到大众的喜爱,市场占有率迅速提升,超越了一些老牌杀毒软件。360杀毒已经成为杀毒软件领域里的又一新生力量,因此特授予‘最佳新锐奖。’”《电脑爱好者》在颁给360杀毒“最佳新锐奖”时如是说。

杀软,我们到底要听谁的?

【张宁网原创】前几日,大家应该知道了,瑞星和奇虎360(以下简称奇虎)对掐,咱不知道是否有黑幕在里面,但是不管从表面还是从深层次来看,奇虎动真格了;而且瑞星接连出现一系列失误,同时牵扯出三年前的“微点陷害案”,目前已走刑事诉讼途径,今年年初,瑞星恐怕没有个好年过了。但我们的广大网民也犯晕:杀软,我们到底要听谁的?

首先声明:第一、我不是枪手,如果不相信可登陆我的网站张宁网浏览即可;第二、本人以下内容为个人观点,并且本人比较偏向于奇虎,请瑞星枪手看到后闪到一边去。但是我不会只是偏向奇虎的。

下面开始说正题:

事件起因,就是奇虎公布了瑞星的某重大漏洞,瑞星反驳;之后奇虎又回击,瑞星又反驳,正当炒得热火朝天的时候,瑞典某研究所说:“你们俩都有漏洞!”于是乎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奇虎在第一时间发布自己的官方说明称已修复漏洞并发布感谢信感谢此研究所;而瑞星令人失望,第一时间就发布对此研究所发布的报告漏洞的质疑,同时还反驳奇虎的所谓“已经修复漏洞”;这次奇虎倒没说什么,发了一篇文章称市场占有率超过瑞星,瑞星妒忌所以发文章诬陷360安全卫士“有后门”,于是乎奇虎又开始了漫长口水之战。同时奇虎提起民事诉讼状告瑞星诽谤。

正当打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从公安部传来消息:北京市公安局网监处处长被逮捕,涉嫌贪污受贿滥用公权,于是又牵扯出三年前瑞星诬陷微点的“微点陷害案”,420万元的贿赂,现瑞星副总裁赵四章已经批准逮捕。瑞星和奇虎的战斗,又加入了微点。瑞星处于被动……

奇虎360状告瑞星不正当竞争案的起诉书

  民事起诉状

  原告:北京奇虎科技有限公司

  住所:北京市西城区新街口外大街28号D座112室(德胜园区)

  法定代表人:齐向东

  第一被告:北京艺进娱辉科技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住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22号中科大厦1201室

  法定代表人:王莘

  第二被告:北京瑞星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住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大街22号中科大厦1301室

  法定代表人:王莘

  案由:不正当竞争案

  诉讼请求:

  1、判令两被告停止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2、判令两被告在www.360.cn、其官方网站(www.rising.com.cn、www.rising.cn、www.rising-global.com),以及在中央电视台、新浪网、搜狐网、北京青年报、北京晚报等媒体上公开澄清事实,赔礼道歉;

驳瑞星《奇虎360利用“后门”拿走了用户什么》一文的荒谬

  2月6日,瑞星发布了《奇虎360利用“后门”拿走了用户什么》一文,用大量貌似专业的技术细节来混淆视听,欺骗网民。360指出,瑞星无非是两种手法:

  1、《鹿鼎记》中,韦小宝说谎的诀窍是基本的事实可以瞎编,但在细节上要显得逼真,这样才能让人相信。瑞星正是钻了多数网民不懂技术的空子,提供一些多数人都看不懂的图,配上一大串的代码,哪怕这些图和代码根本就与“后门”无关,但是看上去却会很唬人。瑞星赌的就是:就算所有安全技术人员都能看出瑞星是在胡扯,至少还可以蒙骗剩下的99%的网民。

  2、利用网民对“后门”的恐惧心理,以及“阴谋论”总会有市场的群众心理基础。不管文章内容多么荒诞不经,只要有人看,就会有人信,哪怕一些读者看完以后没有全信,而是将信将疑,那也部分达到了瑞星抹黑360的目的。那瑞星不怕被人揭穿吗?买通公安处长陷害微点这种惊天大案都能做得出来,瑞星还有什么好怕的?

  在揭穿瑞星的谎言前,请瑞星先回答两个问题:

瑞星涉嫌通过行贿制造冤狱 张宁互联网研究中心建议用户最近几日更换杀毒软件!

组图:瑞星涉嫌通过行贿制造冤狱

 被指遭陷害的北京东方微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田亚葵。2007年11月20日,田亚葵在被羁押11个月和取保候审12个月后,北京市海淀区检察院对田亚葵作出了不起诉的决定。

 组图:瑞星涉嫌通过行贿制造冤狱

离开瑞星创办微点,直接让刘旭和瑞星之间产生了一道裂痕。由此引发让业界侧目的“微点事件”。“微点事件”爆发后,刘旭时时担惊受怕,竟然配置了9部手机与人沟通。2005年的中秋节,也许是刘旭经历过的最孤独的一个节日。当时,为防止办案人员跟踪,刘旭多次路过家门不敢回。每天晚上,他都要换几个宾馆休息,最多的时候曾一晚换了5个地方躲藏。

现在的瑞星还睡得着吗?

庭审于兵当日,因为法院以种种理由拒绝媒体旁听,狭小的北京一中院传达室内足足挤了二十多家媒体的记者,包括案件受害人田亚葵在内的二十多人都在等待传达室工作人员发放旁听证。

然而遗憾的是,从早上8点到中午十二点,法院一直都未发放旁听证。在媒体记者的集体抗议下,法院传达室的接待人员干脆选择了避而不见。之前接待过记者的法院宣传处的同志也不再接听记者的任何电话。

显然,于兵受审,四溢压力的让传达室发放旁听证的接待员也不堪重负。

在逼仄的空间里,谈论瑞星的前世、今生和未来成为了记者们最乐于交流的话题。有记者感慨,走到今天这一步,瑞星太可惜了。该记者认为,如果当初瑞星能够及时认清趋势,鼓起勇气做改变,平衡好市场和研发的关系,现在的它应该依然可以令竞争者望尘莫及,“瑞星要是不走歪门邪道,现在上个创业板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就算它6个亿的年销售额,以50倍的市盈率计算,市值也抵得上五个用友。实在是太可惜了。”

如果事情都是按照常理去推断,结果都不会很差。可事实却是如此地叫人心碎,瑞星市值抵五个用友的愿景因为于兵案的牵连估计数年之内是无法想象了。关于瑞星,现在最大的疑问是它能否逃过官商勾结、扼杀竞争这一死劫,一个遵守因果关系的生死之劫,2005年种下的因,得到了2010年的这个果。